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区 >

探索社区多方共治和可持续运营小区防空洞可变身亲子家庭“斜杠青

发布日期:2021-05-31 09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家住上海虹仙小区的谢昀阳是小学五年级在读生,一放学就要去居民区一处神秘空间写作业,写完作业还会帮忙打扫卫生。最近,他又主动把自己的课外书籍搬来放到空间里的自助书架上,供其他小学生阅读。

  这处地下空间不止吸引小学生,还有中青年和老年居民。在此前举办的各类展览中,更有上海乃至外地的建筑师、设计师、艺术家慕名而来。距离地铁站步行需要2公里,但并不妨碍它的人气——在展览期间,单日最高人流达1000人次。

  如果不仔细观察,很难发现这其实是藏在仙霞路700弄虹仙小区内的“防空洞”。今年3月,这处位于仙霞新村街道居民小区的人防工程,经过城市更新正式对外开放。与普通人防工程改造不同,它是上海第一个兼顾社区中心功能和社会创新孵化功能的项目,不仅成为居民们的社区共享邻里客厅和创新文化场所,也为探索地下闲置空间公益化开发利用的可持续运营,提供了改造样本。

  防空洞入口处上方,绘有“战时防空”“闲时服务”“偶尔放空”12个大字,直观展示防空洞的多种功能

  如今住在仙霞新村街道虹仙小区内的居民,大多对这处防空洞颇为熟悉。它的入口处与普通的地下空间截然不同:人们可以沿着一条光影坡道进入地下,阶梯和墙面装饰有彩色海报、标识,令人耳目一新,减弱了地下空间的沉闷感。

  记者注意到,在防空洞入口处的坡道上方,绘有“战时防空”“闲时服务”“偶尔放空”12个大字,直观展示防空洞的多种功能。“正是因为防空洞的特殊属性,它的改造和一般的城市更新有所不同。”负责空间改造和运营的大鱼社区营造发展中心项目经理、设计师张欢说。

  根据规定,防空洞不可变更结构,但因闲置十余年,室内阴暗潮湿,难以直接开放使用。在不打破原有布局的基础上,张欢团队围绕人防工程“不动结构、安全利用”的设计理念,针对居民的使用需求进行改造。由于地下没有自然光线,设计师安装大量暖光灯,营造出自然温暖的环境氛围;地下室的空气流通性不如室外,团队就在现存的新风管道基础上,增加一根通风管道;考虑防空洞存续时间较长,设计师在水管、消防上进行处理,解决了不少安全问题。

  从建筑设计的角度来看,这类地下空间的城市更新几乎没有技术难度。但在设计师看来,最大的挑战在于怎样把既有的空间资产充分盘活。

  虹仙小区的防空洞虽然占地1100平方米,却被分隔成36个小房间及通道走廊,每个房间面积在12至15平方米不等。设计师干脆将这一特点转化为空间优势。“36个小格子间,意味着可以有36种不同的使用功能。”张欢说。设计师将不同房间根据未来的使用功能进行分类,用黄、红、蓝三种不同颜色装饰,同时凸显空间的活泼感。其中,黄色房间是社会公共空间,包括书吧、闲人客厅和展示厅;红色房间是分时段共享空间,包括活动室、录音室和自习室,需要预约并收取一定费用,小学生免费;蓝色房间对外开放租赁,可作为创业者的工作空间,叫作主理人工作室。

  改造后,这处空间有了新的名字——“闲下来合作社”,取自“仙霞”谐音,也有居民闲下来到此打发时间的寓意。据介绍,这里将成为亲子家庭、“斜杠青年”、初老群体的共享客厅。不仅将常设阅览室、观影区、社区展厅,还将分时段设立自习室、手工教室、健身房。此外,深受社区居民欢迎的心理咨询、家政维修也将定期在此开展。

  走进“闲下来”,人们会发现这里和普通的居民活动点完全不同,很“潮”但亲民,颇具个性也接地气

  城市更新常面临这样的困境,空间好看但人气寥寥。如何让空间供给和需求适配,是一门值得深究的学问。

  作为虹仙小区精品小区改造项目的组成,“闲下来合作社”自开放以来,平均每天使用人数在100人左右,逢周末和活动展览人流量更高。居民逐步形成固定的活动规律:老年人喜欢上午来,聊天打发时间;下午到晚上,年轻人和学生在此自习或活动,提升了防空洞的使用效率。

  怎样才能让不同年龄段的群体都喜欢?早在项目设计之初,设计师就通过一系列手段挖掘小区的真实需求。和常规调研不同,大鱼营造先后开展50多场活动,包括设计工作坊、音乐会、亲子活动、居民聚会,深度接触居民。调研累计参与人数超过3000人次,并有100户家庭代表加入调研微信群。

  经过调研发现,虹仙小区是有一万多人口的老旧小区,缺乏活动空间的主要群体是年轻人。根据统计,小区的老年人口约35%,拥有与之相对应的活动场所,如社区老年棋牌室、社区活动中心、社区食堂等。然而小区里的中青年群体,因为忙于工作或家庭,对活动空间的需求难以发现,也难以满足。“想健身,最近的场所是老年活动中心,况且那里的空间并不充裕,只能作罢。”一位20多岁的小区居民坦言。

  为了打造儿童就近学习玩乐的安全“据点”,中青年社交、艺术品鉴和亲子活动的场所,以及老年人就近享受便民服务的活动点,在长宁区人防办、街道和居委协调下,小区的闲置地下空间被改造再利用。

  设计师在空间软装方面,大量使用饱和度高的配色,塑造出年轻个性的氛围。走进“闲下来合作社”,人们会发现这里和普通的居民活动点完全不同,很“潮”但亲民,颇具个性也接地气。除了共享客厅、活动室、自习室外,规划有15个主理人工作室,有10个已经开业。如“Play ONE”房间,主要孵化青少年篮球俱乐部和赛事;“RESPACE”房间,由东华大学服装设计专业、数字媒体专业两位青年合作运营,打造集观影、访谈、展览、艺术内容运营等为一体的多元创意空间。

  小区居民也能申请成为主理人参与空间运营,虹仙小区居民张玲娣就是其中之一。退休前,她曾开过家政服务机构,如今她创办“阿姨驿站”,为小区居民们提供家政中介服务。

  大鱼社区营造发展中心负责人何嘉表示,10个工作室经过严格筛选入驻,不同人群可以在不同房间获取想要的东西。“许多创业者在公司起步阶段,愿意选择租用价格低廉的地下空间,虽然团队收到近80份入驻申请,但我们认为入驻的工作室不能太过商业化,应该与社区产生关联,并为社区提供适配的服务。”像“阿姨驿站”的缝纫机就能免费提供给社区居民使用。

  “这个空间不仅满足了老年人活动需求,更多的是吸引了社区白领、青少年,凝聚社区的居民群体。”居民区党总支副书记张月明说。

  地下空间只靠专业团队去诠释和运营是不够的,应通过自治共治增加空间盘活可能性

  “来尝尝毛毛冲的咖啡呀!”在“闲下来合作社”的毛毛咖啡屋,小区居民卞阿姨常会这样热情招呼过往的路人。“毛毛咖啡”是她为儿子毛毛(赵刚)筹备的咖啡小屋,因为儿子是有智力障碍的特殊人群,一直没有合适的工作。在区残联、仙霞新村街道和设计团队的帮助下,毛毛终于有了一间主理人工作室作为经营场所,咖啡价格十分亲民。

  在卞阿姨看来,卖咖啡不是目的,她的目的是想鼓励毛毛走出家门,和社会建立联系。在经营咖啡小屋的过程中,毛毛认识了一群相似的特殊人群,他们共享咖啡吧台,一起学习咖啡的制作工艺。

  “地下空间是一种闲置资产,只靠专业团队去诠释和运营是不够的,应当鼓励多方参与,通过自治共治增加空间盘活的可能性。”何嘉说。从试运营到现在几个月时间,越来越多的小区居民参与到运营中。

  为助力社区举办的低碳跑步活动,“闲下来合作社”两家主理人工作室联合发起缝纫工作坊活动,在开跑之前完成150张从社区居民处回收来的衣物做成的号码簿。其中有不少物料来自婴儿服,赞助人是虹仙小区一个5岁孩子。在地下空间自习的小学生帮忙倒垃圾、擦桌子,换取志愿者积分,并获得社区实践证明。

  居民孙巍创业聚焦可循环使用快递包装,并设计出可以倒湿垃圾的循环垃圾袋。4月初他在“闲下来合作社”开办讲堂,和居民分享环保和限塑令等热点议题。在展览活动期间,地下室还会举办沙龙,吸引许多社区外的青年参与。

  “这为民防工程今后的公益化开发利用,探索了一个很好的模式。未来,我们会参照这一模式进行开发利用,把民防工程用好管好。”长宁区民防办相关负责人表示。